下载app 我们玩点不一样的
打开应用
更多特权服务
关注我们

当年能在麦当劳过生日的那些人,现在过的还好么?

09-19

举办生日party的麦当劳对我来说就像一个熊孩子地狱,他们在周围大声嬉闹,全然不顾我一口没喝的可乐被打翻。


刚想报复性挥拳,突然想起自己就是第一批在麦当劳过生日的人。


image.png

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当年自己的影子。


想当年在麦当劳请客的都是班里的万人迷,小谢的妈妈是个做外贸生意的时髦阿姨,每到儿子的生日就把关系好的同学们招呼到麦当劳,一群馋逼前簇后拥着小谢涌入儿童乐园。


“随便点,没吃饱再要。”是我童年听过最动人的话语。那时候和狗一样,看见黄色的m就流口水。


寿星头上的金色皇冠熠熠生辉,在他们身上总能看到比同龄人更多的自信。而被招待的孩子则更多是默念着感谢土豪赐予我的巨无霸、麦乐鸡和薯条。


“小时候真的做过一个噩梦,梦里魔鬼说让我自己选一个死法,我说给我一百个汉堡把我撑死吧!!”


image.png


过生日的孩子仿佛暂时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在整个餐厅伴唱的Happy day to you中体验上流社会初级阶段。


但大家都不知道的是,以前麦当劳有个职位叫做粉红特工,她们会在有人过生日时快速变装,用丰富的经验扼制住熊孩子们的破坏力。


她们还会准备各种小游戏和儿童趣味答题竞赛,把最简单的谜题留给当天的主角,让小金主全方位地体验人生赢家的滋味。至于不解风情抢答的,明年别人吃汉堡的时候只能嘬手指头了。


image.png


对于工薪家庭来说,请客显然是不现实的,麦当劳必须是重大事件或生日的犒赏。考一百奖励一顿套餐,考双百奖励开心乐园餐,这是属于80后和90后的集体记忆。


image.png


只参加过别人的麦当劳生日会的小王说,总感觉在麦当劳过过生日的小朋友长大了也会比较自信,而我,只是不要脸而已。说完,就去后台找女读者聊天去了。


而小时候当过三次麦当劳生日王的小谢,现在只有赶上巨无霸套餐15块的优惠的时候,骑着电动车兴高采烈的去买。


image.png


“以前过生日我爸会带我去麦当劳,给我点一个大份套餐,自己去马路对面买个煎饼,我问他为什么不吃,他摇摇头说吃不惯。”


“小时候妈妈跟我说第一次来月经就带你去吃麦当劳,来月经变得一点都不吓人,反而有点馋。”


以前太穷,节衣缩食两星期才能去麦当劳打牙祭,处于身体发育期的青少年永远也吃不饱,吃完一份套餐连可乐里面的冰块都要嚼干净,看着空空如也的餐盘却总是意犹未尽。


image.png


吃麦辣鸡翅不啃脆骨的朋友小时候肯定都没亏过嘴。


为了增加饱腹感,有的机灵鬼研究出一盒薯片蘸8袋番茄酱的馊主意。最后前台小姐姐实在忍无可忍,看见我们就说酱没了。


到了初中麦当劳成为了学生间的江湖,引发过各种爱恨情仇。


image.png


柜台前经常会和教育你们少吃垃圾食品的班主任不期而遇。


“我至今都没搞懂麦乐鸡要设计成5块,而不是4块或者6块,我和表弟经常因为最后一块的归属权大打出手,过一会儿有会因为一个圆筒和好,小孩的感情就是如此变幻莫测。”


在麦当劳请女神吃一顿是无数男孩的初次约会,餐桌情商决定了二人能否走下去。要把两盒薯条一起倒在餐盘上,土豆味的暧昧空气在两人之间游荡,谁也不舍的吃下最后一根。


image.png


虽然和好多女生在麦当劳互诉衷肠,却没有留下一个爱的结晶。只有在杂物箱里吃灰的开心乐园餐玩具见证过这段朦胧恋情。


image.png

麦当劳叔叔那张蠢脸,是我逝去的青春。


当年这些玩具不仅是财力的象征,更是毅力和恒心的证明。


小学班里最有钱的小李拥有一整套机器猫玩偶,每天放学总是招呼几个女生去他家看。如果谁得到了他没有的稀缺款,后半个月饭都不用愁了。


image.png

有人攒齐这一套了吗?


image.png


产品经理总能通过少儿频道精确地把握未成年人的时尚潮流,用一波又一波玩具收割童年和家长的钱包。


以前麦当劳有个吃套餐集邮戳的活动,攒5个邮戳可以换一个腕带,攒五个腕带能换一块电子表,班里有个女生连吃了一个月,终于换了一块胶皮味的破表。


她到现在都没瘦下来。


image.png

大概就是这么个傻屌玩意儿。


狡猾的麦当劳还学习了小浣熊干脆面的发售策略,不同地区按照比例派送玩具,这也就是他妈为什么你永远也找不到最后那一款。


也不是所有人都对麦当劳抱有天然的亲近感,麦当劳叔叔就是不少孩子童年的阴影,那张鬼畜的脸活像一个变态杀人魔,胆小的孩子们都投入到了隔壁慈祥老大爷的怀抱。


image.png

Why so serious?


今年25岁的Jessica分享了关于麦当劳的恐怖回忆:“只有我觉得麦当劳叔叔很吓人吗?生日那天我把酸黄瓜挑出来了,他一直死死盯着我,我看不到那张白色鬼脸背后的表情,只记得晚上梦见他对我说:你不喜欢吃酸黄瓜所以我换成了挑食小孩的手指头!”


上世纪cult风的宣传画根本不像餐饮企业,反而像艾德伍德垃圾电影的海报,电视广告更是用麦当劳叔叔诡异的动作和惊悚的笑声把小朋友们的食欲变成了尿意。


image.png

我听到你点吮指原味鸡了,mother f**ker!


image.png

大鸟姐姐有一股从圆谷英二特摄电影片场穿越的既视感。


麦当劳进入中国市场的定位是“西餐”,尽管现在被当做国外的沙县小吃,但当年餐厅内还会配备服务员指导用餐姿势,点麦香饼还会给顾客配刀叉,俨然是一种骗傻子的行为艺术。


image.png

增加仪式感是提高生活品质最省钱的方式。


麦当劳早已不是上个世纪优雅高贵的西餐厅,变成了年轻人在凌晨之后应对饥饿危机的最快手段,再也没人拿它当好东西了。


那个满脸油彩的怪叔叔被吴亦凡悄悄取代,和奶昔大哥一起活在了旧时光的结界里。


image.png


回看在麦当劳过生日的年代,魔幻而又不真实。那个时代仿佛一场盛大的宴会,漫天飞舞传递爱意的短信,十指间沟通心灵的QQ,一切都是令人兴奋的,麦当劳迎来送往,出入其中的还是同一批人。

38个人觉得很牛逼